Sep 8

白露

Posted by 郝柯 at 22:41 | 心意悠扬 | 评论(0) | 阅读(13351) | 转自 本站原创 | |
        昨天哈尔滨迎来入秋第一次降温,凉风阵阵,秋意甚浓。也正是在昨天,爷爷最终被确诊为结肠癌。
        爷爷今年八十七岁,是名老军人,四三年在山东某地参军入伍,从此开始戎马生涯。他最后的军人经历是入朝作战,五四年在东北转业至地方工作。那一年我父亲八岁,被人带着从山东来到东北,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他的父亲。爷爷这辈子只有父亲一个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无须作什么隐瞒,爷爷住的是肿瘤医院,这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自己心知肚明。确诊之后就要考虑手术的事,可是让一位八十七岁的老人做这种手术,风险之大,不言而喻……
        昨天晚上我在医院陪护,爷爷跟我聊了许多,讲起他的童年,讲起他受的很多苦……说到当年参军的事,爷爷说当时同村跟他一起参军的有一个班,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我知道爷爷咽下了一句话:恐怕我也要找他们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聊到最后,爷爷拿出一个存折交给我,说里面有两万块钱,本来是要给孙媳妇的见面礼,现在看来,要提前交给我了。我忍了又忍,眼泪还是流了出来……如果不是我的任性而为,爷爷的这点儿愿望恐怕早就达成了。
        早晨爷爷醒得很早,见我也醒了就问我:“今天是白露吧?”我说“是”。“秋分很快就到了……”爷爷喃喃自语道。
        “秋处露秋寒霜降,冬雪雪冬小大寒。”时序流转,周而复始。相似的年年岁岁,最怕的物是人非。
Tags: